二十载成就东南担当 陈云飞:从一个人到一支队
全讯直播
阅读:
admin
2019-07-10 06:32

  在今年年初颁布的2018年度国家科技奖中,由我校机械工程学院陈云飞教授领衔的项目“摩擦界面的声子传递理论与能量耗散模型”荣获

  1995年,彼时的陈云飞还是东南大学机械学专业的一位青年博士,跟随留英归来的导师从事与摩擦相关的研究。毕业留校后,陈云飞正准备追随导师成就一番作为时,迎来的却是导师前往国外深造的消息。在校内研究摩擦的道路上,年轻的陈博士一下子成了形单影只的一个人。

  没有指导,没有经费,连复印费都必须自己承担的陈云飞寄希望于申请基金上,但进展并不顺利。接连碰壁之后,陈云飞深感这样下去不是持久之计,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研究方向。经过适当调整,他将研究的重心转到微纳米尺度的摩擦上来,终于在1998年顺利申请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。

  正是这次转折点,让陈云飞确定了在摩擦学领域的研究方向。此后,他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学习,接触国外传热学领域的研究,创造性地将摩擦与传热结合起来进行探索,为日后回国开展科研奠定了基础。

  2002年,陈云飞从国外访学归来,尽管此时的他尚未具备博导资格,但已有同事放心地将学生推荐到他的身边,跟随他展开摩擦学和传热学的研究。于是,陈云飞就这样结识了2000级博士杨决宽。两人年龄相仿,志趣相投,很快便熟悉起来,在科研中亦师亦友,逐渐成为并肩作战的伙伴。

  2007年,陈云飞迎来了自己的第7位博士——23岁的魏志勇。在陈云飞的循循善诱下,这个优秀的年轻人毕业后留在了东南大学,成为陈云飞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。

  如今,当初年轻的杨博士、魏博士已然成为他人心目中尊敬的导师,陈云飞门下的弟子也已经远超当年,整个师门多达四五十人。每逢开大组会时,陈云飞的弟子以及弟子的弟子们聚到一起,场面颇为热闹。

  二十四年,陈云飞从孑然一身到引领一支精锐团队,每年发表十多篇高水平文章,连续承担多项国家基金项目,承担国家级重点项目、重点研发计划,获得“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”“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“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”以及“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”。这一路,他不断磨砺自己,燃烧青春,扎根科研,完成了从普通青年教师到学科带头人的蜕变。

  在博士生吴雄宇眼里,导师陈云飞是一位有远见的“船长”。这不仅因为陈云飞研究的方向在机械圈非常前沿,更因为他在人才培养过程中颇具远见卓识。

  为了帮助青年教师和研究生扩大视野、进行职业规划、学习成功人士的经验,陈云飞带领的课题组会定期邀请科研大牛、百强企业的经理和总工来做报告,而他自己也总是言传身教,经常教导青年教师沉下心、甘于贫穷、专注在一个方向上努力。

  陈云飞常说:“学院的未来一定是青年教师和研究生的,青年教师的教学科研决定了学院将来的高度,研究生的将来决定了学院的知名度、社会影响力。”

  尽管肩负学科建设的重担,陈云飞仍然对每一个学生了如指掌。博士王永康对导师陈云飞的记忆力佩服不已:“每年课题组都会加入不少新面孔,我常常一学期过去了还有一些人认不清,但导师第一次组会时就能把所有人的名字一字不差地记住。”

  不仅如此,陈云飞还清楚地记得每个学生的研究方向,记得每个人的研究进度,甚至好几周前学生在组会上汇报的内容都记在心里,几周后交流时会再次提起。“他在检查你的进度,你有没有进步他全都知道。”

  新生入学之初,陈云飞通常会以一对一交流的方式了解他们的专长和兴趣,帮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研究方向。学生们十分信任陈云飞,每当初步选定研究方向之后,便如同“赌石”一般,前往陈云飞办公室“鉴定”。陈云飞从不怠慢任何一个学生的想法,他通常会在综合考虑的基础上,迅速把握这些方向的可行性,给出恰当的建议,避免学生一头扎进去做很多无用功。

  郝梦艺是陈云飞的硕士,起初选择导师时,她在学院网页上一眼就看到了陈云飞的名字,“很有知名度”是陈云飞留给她的第一印象。而真正让郝梦艺认可这位老师的则是在实际接触中,“给他发邮件的时候,他一般回得特别快,语气又特别好,感觉很好相处。”

  陈云飞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,总是鼓励学生将最大的精力投入到科研中。因此,陈云飞的学生从不会因琐碎事务而苦恼。“他很辛苦,但他从来不让学生干杂活儿,我们老师从来不会。”硕士生黄书玉提起导师时言语之间满是自豪和感激。

  对于博士,陈云飞倾向于采取联合培养的模式,注重拓宽学生的国际视野。在他的门下,所有的博士都被赋予读博期间出国交流的自由。大多数博士在博二或者博三时去到国外,往往深造1-2年后才会回来。要知道,将一个博士培养了两三年,正是出成果的时候,这时送他们出国交流无疑是将做课题的生力军让与旁人。尽管陈云飞经常感叹学生刚刚培养好就出去了,但多年来始终坚持“放行”,他告诉学生:“为了你们以后的发展,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出国。”

  在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,陈云飞带着他的团队走上了令人称羡的领奖台,但谁又能体会背后的艰辛呢?二十余载扎根理论研究,曾身陷一个又一个瓶颈期,百折不挠,孜孜不懈,这不是任谁能轻易做到的。

  平日里,陈云飞的生活节奏被科研、教学、行政几只巨手攥得紧紧的,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休闲时间,而到了寒暑假,别人欢享假期,他却在潜心学术,因为对他来说,这样心无旁骛地思考钻研的机会实在不可多得。

  做理论研究不仅需要超高的学术热情,更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。在和摩擦学、传热学打交道的二十多年间,陈云飞曾遇到过许多难题,有时灵光一闪出现转机,有时攻坚克难扫除障碍,但更多时候面对的是一些“超级关卡”,几经周旋却久攻不下。每当这时,陈云飞便选择将问题放一放,让思绪放空,待平复过后又重新回归到做科研的热情中来。回望一路走来的足迹,陈云飞深感自己很重要的一些发现都是得益于这种迂回的战术。在陈云飞的带领下,团队围绕声子输运问题这一主方向,一次次重整旗鼓,一次次寻求突破。

  尽管终日忙碌,道阻且长,陈云飞却从未对科研感到过厌倦,这得益于他良好的生活习惯。每当感到焦虑时,陈云飞喜欢打会儿太极拳,或者练会儿气功,在有限的时空内通过这些方式放缓节奏,平复心境。陈云飞说:“太极拳是通过运动让你静下来,气功是通过静坐让你静下来,我觉得它对于一个人忽然找到灵感是有很大的帮助,它让你去静思,让你变得一片空游。”近些年,陈云飞越发繁忙,甚至连打太极、练气功的时间都没有,到楼下散散步成了他唯一的休闲方式。

  正当我们为眼前这份“闲情逸致”暗自诧异时,陈云飞腼腆地介绍道:“这是我太太弄的,她偶尔过来给它们浇浇水。”说罢,这位可亲可敬的教授眼里泛起柔波,幸福之情溢于言表。